邮箱:
专家访谈 | 财经股票 | 融资租赁
国际融资服务网
  首页| 资讯 | 案例 | 行业 | 访谈 | 精英 | 会议 | 观点 | 政策 | 课堂 | 媒体 |
  企业融资 | 融资融券
 
  当前位置:新闻>>正文
草民完全无罪 若没平反带儿子去美国
[收藏] [字体      ] [打印] [推荐给朋友] [关闭]
http://www.pe-fund.com   国际融资服务网   2012/9/24 14:02:29 点击:23 次
摘 要:我希望能够平反,但不清楚平反的希望有多大。在经历了9月14日新闻发布会轰动的高调喊冤后,格林柯尔系创始人、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顾雏军反复陈述的是这样一个愿望。9月1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安徽大厦再次见到顾雏军。被外界一直认为

  “我希望能够平反,但不清楚平反的希望有多大。”在经历了9月14日新闻发布会轰动的高调喊冤后,格林柯尔系创始人、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顾雏军反复陈述的是这样一个愿望。

  9月1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安徽大厦再次见到顾雏军。

  被外界一直认为“高调”“张扬”的顾雏军,在经历了格林柯尔和科龙的大起大落、郎顾之争以及牢狱之灾后,在出狱后第8天即头戴写有“草民完全无罪”的白色高帽召开新闻发布会,实名举报官员,引起外界轰动。

  顾称,这次他要给自己七天时间(9月13日~9月19日),在这七天里,他将全面接触媒体,充分表达他的“冤屈”。此后,他会视外界影响大小转向与官方沟通,比如通过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进行申诉。即使此后什么也拿不回来,也要“讨个说法”。

  但事实上,顾在抗辩过程中屡屡提及对于“重新创业的期待”,在这场看似有计划、有组织、有目标的“讨说法”运动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草民完全无罪”

  “我在狱中就想着出来后一定要开发布会,把我的冤情说出来。戴那个帽子也是我自己的主意。”发布会结束两天后,在顾雏军暂住的安徽大厦,顾雏军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帽子是要彰显自己的冤屈,不过开完发布会就扔掉了。”

  从顾雏军2005年7月28日被刑拘,到2012年9月6日顾雏军出狱,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七年。

  在9月14日下午2点于北京安徽大厦举行的发布会上,顾雏军点名控诉范福春(证监会原副主席)、郑少东(公安部原部长助理,现已被判死缓)、陈云贤(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兴强(广东证监局原局长、现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等四名官员用伪证和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他七年。顾现场还向每名记者发放了一份长达27页的举报信以及法院判决书等相关材料。

  顾雏军称他们故意陷害自己,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一家家电企业收购自己的科龙股权。据其透露,这家企业就是美的(000527.SZ),他称美的曾经向自己举报的几名官员行贿5亿元人民币。

  9月14日当晚,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证监会始终欢迎社会监督,但这种监督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相关各方均应对自己的言行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顾雏军指控的刘兴强则在9月14日回复记者表示,“该案当年由证监会的专案组负责,请向证监会了解。”

  而美的电器董事会秘书江鹏则回应记者称,顾雏军针对该公司的有关言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其通过捏造事实并向社会散布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到公司的名誉,美的电器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在第二次见面时,顾雏军也承认,有关美的行贿的消息仅仅是原来科龙(000921.SZ)的一位供货商告诉他的。

  其实,这并不是顾雏军第一次向外界讲述他的“冤屈”。这次公布的举报信写于2006年,是顾写给中纪委的第二封举报信,当年已由其亲属散发至各家媒体。

  对于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筹备这次发布会,并且使用了6年前的举报材料,顾雏军表示,2006年的材料“没有必要改,因为指控的情况没有变、也没有新的信息。”

  “我计划在安徽大厦待到周三(9月19日),然后就回北京租的房子休养一下。”顾同时表示,“近期内暂时没有安排见工商联领导的计划。”(注:工商联当初介入此案很深,按顾的说法,正是在工商联的劝说下顾雏军才签订了将科龙股份转给海信的股权转让协议。)

  “三宗罪”的争论

  顾雏军,1959年生,格林柯尔系创始人,原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雏军曾控制科龙电器(000921.SZ)、美菱电器(000521.SZ)、亚星客车(600213.SH)等多家上市公司。

  顾雏军此番“诉冤”旨在为自己的“三宗罪”平反:包括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挪用资金。

  继2005年被捕,2006年6月被中国证监会处以永久性市场禁入的惩罚之后,2009年,佛山中院对顾雏军二审宣判判定,以这“三宗罪”判处顾雏军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款680万元。

  对此,顾一直耿耿于怀:“我希望能知道当年被立案调查的缘由,不能让我坐牢七年多了还不告诉我为什么。”在安徽大厦宾馆的房间里,顾雏军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判决书显示:2001年5月,为收购科龙电器5.6亿元的法人股,顾雏军欲设立注册资本总额为12亿元的顺德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同年11月,顺德格林柯尔凭借顺德市容桂镇政府的担保函,在未验资、评估情况下完成了公司设立登记,取得营业执照。该公司股本中,顾雏军无形资产出资达9亿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75%,远超于当时《公司法》规定的无形资产出资不超过注册资本20%的法定比例,因此2002年4月,工商部门不予年检。为将无形资产所占比例降至20%的法定标准,顾雏军指使刘义忠(原科龙电器董事长助理)等人将科龙电器的1.87亿元通过在天津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和顺德格林柯尔账户之间来回转账制造了天津格林柯尔向顺德格林柯尔投资6.6亿元的假象,最后将相关虚假资料交给会计师事务所验资,2002年12月骗取了原顺德市工商局对顺德格林柯尔的变更登记。

  但顾雏军多次坚决否认了被指控“虚报注册资本”的罪名。顾表示,顺德格林柯尔是在广东省登记的高新技术产业公司,按照广东省的规定,对于无形资产数量没有限制。“顺德格林柯尔在2002年拿到高新技术产业的证明,我可以拿出这个登记证明,只是现在资料太多,需要些时间去寻找。”

  除此“冤屈”,顾雏军此前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其“虚假信息披露”的指控也是污蔑。

  同样,在判决书中显示,由于科龙电器在2000年和2001年连续亏损,被证券交易所戴上了“ST”的帽子。如果2002年还是亏损,科龙电器将退市。为了不被退市,2002年至2004年间,顾雏军指使其余数名同案被告人以加大2001年亏损额、压货销售、本年费用延后入账、作假废料销售等方式虚增利润。

  针对科龙公司2002年年报数据异常情况,广东证监局于当年5月7日发出年报审核关注函,要求公司对有关问题解释说明。

  2003年4月4日,广东证监局约见科龙公司管理层谈话,督促公司注意信息披露规范、合法。 2004年5月10日,针对公司2003年年报信息披露问题,广东证监局向公司发出年报关注函,要求公司对年报有关问题进行解释,提醒公司信息披露应该真实、合法。2004年9、10月,针对不断暴露的信息披露问题,广东证监局对科龙公司进行了两次专项核查。2004年11月24日,根据核查发现的有关问题,广东证监局约见公司管理层,要求公司高度重视,切实整改。

  然而,顾雏军提供给记者的2005年初科龙出具的关于整改意见的回函显示,科龙解释认为,不存在核查发现的问题。

  科龙在《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2001 年年报补充公告》中声明:安达信华强会计师事务所对本公司2001 年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对科龙2002年年度报告进行审计的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出具了保留审计意见。科龙之后在调整后的2002年报中说明:因本集团2001年年之审计并非由现任审计师执行,而前任审计师对2001年年度作出拒绝表示意见之审计意见,导致现任审计师不能对2001年12月31日之财务数字之准确性及公平性给予结论。但又强调公司管理层对2001 年年底结余数字未发现重大偏差,所以对2002年年度所公布的利润真实性是肯定的。

  但一位投行人士表示,审计师出具保留意见表示年度报告中重大事项处理没有完全反映真实情况,拒绝表示意见意味着在审计过程中没有得到足够资料,因此不承担责任。如果做出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意味着这个报表可能会计核算很不健全或者就没有按照准则来做。

  记者翻阅科龙2001年、2002年年度报告,发现科龙在2001年计提了3亿元左右的坏账准备金等计入管理费用,2002年又将该准备金转回、冲抵当年的管理费用3亿左右,2002年年度报告中的管理费用只有5900万左右,从而增加了利润。“从账面上看,这两年科龙调整利润做得很明显。这种调整利润的做法在当时的企业中很普遍,因为当时的会计准则对此并没有明确的禁止。”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对利润进行调整,似乎并不仅仅是为了追逐光鲜的财报那么简单。

  收购科龙后,顾雏军掀起一轮又一轮收购风暴,美菱电器、亚星客车、ST襄轴(000678.SZ)相继成为其囊中之物。按照顾雏军在《最后的法庭陈述》中构想的冰箱产业发展战略,收购上述企业都是他实现产业整合、扩大产能和为未来新趋势所做的准备。然而,收购的资金来源却成了谜,这也成了被监管层盯上的重要因素。

  判决书显示,2003年,顾雏军为了收购亚星客车,指示他人以其父子名义申请设立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扬州格林柯尔。为了筹集8亿元现金注册资本,顾雏军在同年6月17日至20日指使他人从科龙电器调动2.5亿元、指示他人从江西科龙内部划拨4000万元,共筹集8亿元资金经天津格林柯尔转入扬州格林柯尔的验资账户。此外,顾雏军还挪用亚星客车6300万元,同样是打入扬州格林柯尔账户。

  顾雏军注册扬州格林柯尔,是为了收购亚星客车,而之所以注册这家公司,据当时媒体报道称,是因当时传言扬州市政府希望亚星客车能由属地企业收购。

  于是,“挪用资金”这个罪名落在了顾雏军的头上。在新闻发布会上,顾表示“根据毕马威关于科龙和格林柯尔资金往来的审计报告,科龙和格林柯尔之间资金往来密切,指控为挪用的资金不能确认是江西科龙的借款还是向江西格林柯尔的还款,至少不能排除这是向江西格林柯尔的还款。”此份证据,按照顾雏军提供的辩护律师的二审补充辩护意见的说法,来自于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法律部,是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关于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现金流向调查工作报告(第二部分及附件)》的部分内容。

  顾雏军称,综合所有直接和间接往来款项,科龙公司欠格林柯尔系公司4.78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江西科龙的2.9亿元是对格林柯尔的还款,6300万元是扬州市政府决定由扬州机电对扬州格林柯尔的借款,付款通知书是伪造的。

  双方各执一词,顾雏军一案的真相似乎还要在迷雾中徘徊良久。

  家电梦与现实

  “我希望在我老的时候,走在街上,别人指着我说,‘看,那人是个家电大佬。’”这是顾雏军在当初羁押审判时对媒体说的话。只是现在,顾雏军是否还有机会实现这个梦想已经很难确定。

  在《最后的法庭陈述》中,顾雏军阐述了自己的家电战略,即通过扩大产能、与世界品牌合作,用低成本战略占领世界家电的中低端市场。“到了2010年,当科龙的外销额到了50亿美元,内销到了30亿美元的时候,科龙在白电的世界舞台上,就可能产生质的变化……科龙将会是世界白电的主导力量,也将是中国人的骄傲。”

  顾雏军表示,如果真能平反,自己想再创业,“毕竟还有那么多追随我的人,多是当年的学生,他们等待了这么多年,我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但顾又表示具体做什么还没有计划。

  顾雏军表示,入狱后,自己名下在北京的两套房产(一套300多平米和一套100多平米)在2010年时被佛山法院拍卖偿还格林柯尔的欠债,“当时发了通知给我。但我并不清楚卖了多少钱。”顾说,自己入股北京银行的10万股现在也被冻结,“现在估计价值500万元左右。”

  而当年,格林柯尔公司的资产,除科龙电器之外还有美菱电器、亚星客车、襄阳轴承(000678.SZ)等几家公司,另有江西南昌的2400亩土地和40万平方米的轻钢结构厂房,以及全国其他城市的近5000亩工业用地和地上厂房。 顾雏军称,这些资产多被用来补偿员工工资,另有部分可能仍在冻结之中。顾称价值多少目前仍难以估量。

  如果平反不了,顾雏军也为自己想好了一条后路:申请美国大学的物理学教授。顾雏军称,自己在狱中读了很多数学、物理等自然科学书籍,并完成了一篇物理学论文初稿。“我想我用这篇文章申请美国任何一所大学的物理学教授都是有把握的,我现在需要半年来完善它。”

  顾雏军给了自己两年时间来抗辩。“我的大儿子现在在国内读高二,他是美国公民。两年后我会带他去美国念大学。”



相关分类:融资 | 投资 | 理财 | 企业融资 | 理财案例 | 融资融券 | 专家访谈 | 投资理财 | 金融行业 | 民间融资 | 金融投资 | 数字媒体 | 融资租赁 | 财经股票 | 股权融资 | 企业融资 | 投资理财 | 资产评估 | 金融理财 | 股权投资 | 资产并购 | 上市公司 | 融资法规 | 股权融资 |
Copyright 2007 - 2010 pe-fu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专线:022-23114416  传真:022-23114417 E-mail:webmaster@pe-fund.com
津ICP备:B2-20070185号